麻豆传媒傲娇少女
2021年7月10日 Comments..0 标签:

() 魔道的修士是出了名的刻薄,怼死人不偿命。若是惹恼他们,什么话都说得出。

君子就怕混不吝。虽然正道修士不都是正人君子,但是跟魔道修士比起来,正道修士天然就显得文明许多,自然是更君子的一方。

这些顾着自身修养,心底里还守着那点礼仪廉耻的底限的正道修士们在面对魔道之士时,就很容易落于下风。这点在正道这边几乎人人皆知。

但凡醒目些的,有些脸面的都不会选择场面未展开之时出声,若是当了“祭刀鬼”那就丢大了,丢脸丢到整个修真界了。

那小弟子终归还年轻,脸皮子薄,这样被嘲,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,只得憋红脸。他的师长见他愤怒地颤抖连忙止住他,细声安慰。

“元宗你这么一大把年纪,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。上回你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当时是当时,现在是现在。只是见你们道中这不挺话的孩子,替你们管教管教,你看他这不安静许多么?”

“那孩子是个老实的,作弄他也不见得你有多厉害。倒显得魔君你越活越回去了。”元衡真君淡淡地讽刺道。

“哦?老实的孩子。也是,你们道中最多这样的小东西,脑子也不大灵活,以为自己有点能力就四处冒头,都不懂得尊重下老前辈。着实令我……和我的孩子们都感到十分不快。”

“也是你好运,今日碰着本座心情好,又有这么多正道友人旁观。否则若是平时,你可能已经成了一具白骨了。不过……”

后边两个字都没说完,方才那个发言的小修士应声歪倒。坐在他旁边的师长慌忙地喊了一声,下意识就想要去扯人,可惜人微力弱,根本就没法抵挡那强有劲的攻击。

正道修士们闻言无不感到愤怒的。佛也有火,若是之前还在事不关己,那现在涉及到己身,对方想要侮辱他们整个群体的时候,他们不可能还静下去。

冬日蜜桃少女粉色毛衣展白丝美腿甜美微笑写真图片

“元宗魔君,大言不惭也有个限度。你们魔道之人龟缩在一角这么多年都没有翻出多少天来,这小娃娃说的也是事实,又有何错?你想要滥杀无辜也不必找个这样蹩脚的借口。”

“我们的人自有我们自己调教,不用你们来越矩。你管好你们那些徒子徒孙就好了。想要拿我们的人来出气也要看看我们肯不肯才是……”

随之而来的是对面那个元宗魔君的腿子叫歲阑的,应声倒下,应该是被哪个看不过去的真君下的手。真是报应啊。

装X打人脸的保不住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被打脸。

只不过就是苦了他们这些下边的人,心惊胆战,生怕会莫名奇妙成了杀鸡儆猴的那只鸡。

那边被袭击的小弟子已经在别的宗门帮助下做了起来。幸好只是普通的魔气攻击,虽然修为被融蚀了几个小阶级,但是根骨并没有受到伤害,也算是个好消息了。

只有那受害的小弟子的师长大感难过。因为这孩子已经是他手下资质最好的一个,千疼百宠,好不容易养到今天,带出来见世面结果就被魔道贼人动了,着实可恨。

幸好不知道哪个好心人替他们稍微出了这口气,否则他们门派上下得憋死。可惜罪魁祸首好好好地站在这里,那人心中恶狠狠地咒道。

身边的人被这样毫不留情面地动了,那个元宗魔君倒像是不太在意的样子,只挑眉笑笑:“好大气性儿。”

“看来你们这些年总算生了点血性,倒比过去那批好些,不再似那缩头乌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够了,元宗,来此有何贵干?我不相信你过来就是说说话叙叙旧。也不相信你过来一趟专门找这小孩儿的麻烦。说罢,有什么事?”

“也没什么,就是来瞅瞅你们罢。听说最近你们挺活跃的啊……”

“我本座说的是你——”

“元衡。”

“听说你刚出关就领着弟子满大陆乱跑,凤鸣城、山市城、湖阳派……跑了个遍,怎么?打算再出江湖?”

元衡真君没有说话,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,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么掉价的问题。

“听说……你收了两个弟子。”对方的眼珠子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这边,尤其是他们两个身上。

宁夏发现对方的视线似乎她身上停留有一阵了,带着一种意味不明的情绪。

元衡真君看着他,没有英应答。

宁夏可以感觉对面的目光似乎在他们身上逡巡了有一阵才收了回去,尾调那一下尤为冷,让她有些不舒服。

她听到对方略带轻蔑地道:“就这两个?”

“元衡,你的眼光越来越差了。便是你功力不怎么样,也要挑几个好的。现在你们正道修士没人才还是什么的,这样的歪瓜裂枣也当宝贝。真是……当真是……唉,可怜啊。”对方装模作样地道。

啊啊啊啊啊

,对面的那个看起来就她是打他还是打他还是打他。

好吧,都做不到很蠢的人说她是歪瓜裂枣。

“锵——”

哪个神经病打她?!

宁夏下意识驱动重寰剑抵挡……咦?

“啊——好疼!”

令人意外的是这个方向好像不对?

原先已经摸着一点轨迹的修士本以为又是自己人中招,结果惨叫的却是对面队伍的人。奇怪了……

对面的那位元宗真君一挑眉,眸中泛起一种兴味。

所有人都在无意识寻找,终于在人群中找到特别不一样的因素。

宁夏锤了下剑柄,重寰顺利地顺着剑鞘滑了下去,她的表情还有些空茫,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然而她的动作已经被众人看到了。

“你这个弟子倒是有趣……”元宗真君轻声道。

元衡真君看了眼宁夏,示意她机灵点,躲到后边来,宁夏心领神会地蹭得一下扒住对方的袖子。

她是谁?她在做什么?她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“小孩子的把戏而已。不必真君操心。”

“元衡,你这个小孩子可真不得了,一下子就将我的得力弟子的攻击给打回去了,还拍晕了本座另一名弟子。现在的小娃娃可真了不得。”

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| Theme: Postmag by www.postmagthemes.com.